登录 注册
当前位置: 首页 >>行业解读 >>业内观点 >>在硬气的美元和人民币面前日本动画界正极力自救

在硬气的美元和人民币面前日本动画界正极力自救

时间:2021/1/27 19:42:20 【kenbest】

《EVA》的导演庵野秀明,曾在2015年发表著名的“日本动画在5年内完蛋”论。他担忧的问题,不外乎日本动画制作系统过劳、资金短缺、人才流失。“整体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啥都不想,只去做动画就好了。”…

《圣斗士星矢》

《EVA》的导演庵野秀明,曾在2015年发表著名的“日本动画在5年内完蛋”论。他担忧的问题,不外乎日本动画制作系统过劳、资金短缺、人才流失。“整体情况已经不允许我们啥都不想,只去做动画就好了。”

虽然不知道日本动画从业者在自家大佬这番预言之下,有过怎样的心路历程。但3年过去,刚刚迎来100岁生日的日本动画界,的确发生了一些变化:通过与中国和美国的合作,不能说一劳永逸,也算是解决了一些庵野秀明忧虑的问题。

辉煌时,培养三代信众;没落时,破船也有三千钉。日本蹒跚前行一路掉落的资源和经验值,吸引来了想分一杯羹的土豪同行们。而面对性格、需求大不同的美国金主和中国金主,曾经最高冷的日本动画界,也在努力摸索着相处之道。

“伤筋动骨”的日美合作

《恶魔城》、《圣斗士星矢》、《哥斯拉》、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……这些或经典或新鲜,或硬核或清新的日本动画IP,如果不是Netflix,根本不会凑在一个局里。

现在,它们正和更多的小伙伴,整齐划一地排在Netflix的原创内容库里。而这股来自美国的强大势力,也因此改变着日本的动画产业格局。

日本影评人钉山智浩甚至表示:Netflix将会引发日美在文化层面上的全面战争。他将Netflix在日本的动作比作“美军的侵略”。

先不管这是不是“侵略”,以Netflix为首的美国流媒体平台,的确给日本动画界带来了庞大的资金和积极的合作意向,并对日本传统的“制作委员会制度”产生了不小的冲击。

由多家出资并按比例分成的“制作委员会制度”,因其分散风险的优势一直被日本动画界奉为王道。但想要独播权又不缺钱的Netflix,自然不准备按照本土的规矩办事。

片头或片尾通常会显示“制作委员会”相关企业

Netflix明确表示在2018年将出资制作30部日本动画,这是日本动画产业将近十分之一的产能。对拍一部动画都要好几家凑份子的日本来说,真是难以想象的财大气粗。

而抱住美国金主大腿的动画制作方,不乏ProductionI.G、骨头社、汤浅政明等业界领头羊。3年前还只敢跟Netflix签署《B: TheBeginning》这一部动画制作协议的ProductionI.G,上个月直接将协议延长成了一份历时多年、涉及多部作品的长期合同。

继中国“所有影视公司都要给BAT打工”的论调之后,怕不是日本“所有动画公司都要给Netflix打工”了。

近来,更是已经到了检验布局成果的季节。Production I.G的《B: The Beginning》、骨头社的《A.I.C.O. Incarnation》、汤浅政明的《恶魔人Crybaby》等作品相继上线;Netflix投资的动画电影《哥斯拉:怪兽行星》已于2017年11月上映,《圣斗士星矢》重制版动画也将在2019年开播。

长期由“制作委员会”制度把持的日本动画制造业,可谓是被砸钱式的美国style搞得伤了筋动了骨。网络平台可以提供最大限度的自主权:扩展到全世界的播放范围;充足的预算和时间;归属明确的版权。

它甚至可以将不可能变为可能。没有了电视播出那一套对暴力、色情等元素的限制,原汁原味的硬核暴力美学也有了生存空间,比如汤浅政明《恶魔人Crybaby》。而这些都是规避风险的制作委员会不愿投资的题材。

与此同时,Netflix 每月会员费最低650日元,最高1450日元,比买碟便宜多了(正版TV动画光盘价格约7000到8000日元)。抛开粉丝经济那一套,普通用户会选择哪种方式,显而易见。

而看似被美元拯救的日本动画界,其实正受到制作模式和收入来源的双重挑战。

“相敬如宾”的中日配合

与进击的netflix相比,中国金主则显得谨慎和低调。Netflix想在全世界发展它的原创内容业务,日本动画更多是被当做整体矩阵的一环。而中日动画合作,则更像是庵野秀明说的那种“只做动画”的方式。

毕竟,我们刚刚才从外包边角料的“动画民工”翻身做主人,主流视频网站购买正版动画的意识也才刚刚觉醒。虽然人民币不比美元少,但中日合制动画尚属互相试探阶段。

B站、爱奇艺等平台更倾向于直接参与到制作委员会中去,在基础的按比例分成之外,拿下日本动漫在中国市场的版权和衍生品运营权。先按对方的规矩办事,再考虑下一步棋。

要说对日本动画的认知度和热爱程度,中国人民肯定甩美国几条街。不仅是东亚文化圈认同的问题,我们不仅看日本动漫,更加接受来自日本动画界的外包工作。只是这种合作一直流于表面,没能触及核心。而随着外包翻转,国漫逆袭,现在进军日本的中国动画公司,不缺IP和资本,又积累了人脉,也渐渐有了主动权。

比如绘梦动画与日本的合作,几乎就是中日动画合作进程的缩影。2015年的《雏蜂》是中制日播;到《从前有座灵剑山》,中方反客为主,日本团队开始承担外包工作;《一人之下》则是让日方团队进入中方项目;《银之守墓人》则是由绘梦日本分公司与当地公司联手;到《人马少女的烦恼》,已经让绘梦日本站稳脚跟。

不过个中进程,也只有从业者才会注意。在普罗大众之间,还是新海诚这样具有名人效应的名字更吃得开。

日前,新海诚的东家——工作室 CoMix Wave Films就宣布要与绘梦动画,合作一部由三个短片组成的动画新作,中文名已经敲定,叫做《肆式青春》。

这无疑代表着中日动画合作的新阶段,不仅因为新海诚的噱头受到大众关注,更由于故事舞台设置在北上广,且由叫兽易小星等中国人担任故事创作。很难分清这部作品的国籍,也许这才称得上是真正的合制动画。

美国金主以平台为主导,从一开始就大刀阔斧深入产业上游,甚至想颠覆本土的制度。中国则是集中在动画产业本身,我们选择融入、学习、引进,也许说到底,还是这一代人对日本动漫的情结因素。两种方式没有好坏之分,只有哪种更合适、更双赢。

日本动画的自救

无论和哪个国家合作,自救和推广都是日本动画界目前的主要议题。Netflix能将anime推广到全世界,而与中国合作,则能进入庞大的中国市场。

《你的名字》在中国狂圈6亿票房,对于全新的《肆式青春》,其实CoMix Wave Films也是希望能在中国掀起话题,为新海诚的新作铺路。“也有播种的意义在。”CWF社长川口坦言。

与此同时,中国还有日本想要的IP。三国、大唐、修仙……这些日本观众熟悉的中国风元素,能为萌妹子当道的日本动画带来更加丰富的内涵。

而Netflix等美国势力,则可以带着被本土市场局限太久的日本动画走向世界。Netflix在全球19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视频服务,用户规模已经过亿。

不过无论中美,毕竟是外来者,而合作对象又是日本动画界,鉴于日本人的工作态度和做事方式,你要说他们会轻易照外国人的方式来做事,那肯定不可能。磨合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目前,中日合制还停留在简单的IP互通、人才输出和进口。越来越多中国金主参与制作委员会,也让日本人有了一种“给外国人打工”的忧虑。

Netflix和日本合作,看似提供充足的资金和时间,给了日方很大的自由度,但事实上还是美方主导,他们不可避免会从平台角度来要求制作方。对此,Production I.G社长石川光久就指出,日本创作者最好不要那么迎合海外,“没必要故意去描写暴力。”

石川光久(右)

至于钱的问题,Netflix要求全集动画交货之后才支付授权金。对于有资金储备的上市公司Production I.G来说,这不是问题,但其他小型工作室就不一定了。

而困扰动画工作者的待遇问题,竟然也没有得到真正改善。据石川光久透露,投资虽然增加了,但钱都被用在了制作费而非人工费上,对吸引人才还是没有好处。

当然,作品的口碑和关注度也参差不齐,这倒是很自然的。《恶魔城》和《紫罗兰永恒花园》还不错,《A.I.C.O. Incarnation》和《B:The Beginning》就一般了。

《B:The Beginning》网友点评

虽说历史悠久的制作委员会制度已经对日本动画形成掣肘,但日本人总是偏爱历史悠久的东西。在人情关系上建立起来的“制作委员会”,会给予制作方更多的信赖和试错机会,纯商业的Netflix就很难说了。

即便是与Netflix确立良好合作关系的Production I.G,这种合作也仅局限于全新创作的作品。像《攻壳机动队》这样由制作委员会一手拉扯大的热门IP,石川社长也明确表示不会在Netflix出品之下推出续集。

在开放合作的同时,日本动画界也有一些声音,觉得Netflix是另一种“美军侵略”,中国金主则带来“中国人要毁灭日本动画”的预兆。它在挣扎,面对庞大的资源和坚守的传统,待开拓的市场和未知的风险。在硬气的美元和人民币面前,日本动画界正极力自救。

扩充阅读

相关文章

Copyright @ 2001-2019 hedonghu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
ICP备案号:湘ICP备09009000号  技术支持:HDHCMS


分享按钮